简介

旋风——蔡国强


蔡国强1957年出生于中国福建省泉州市,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1986年至1995年旅居日本, 80年代中期开始使用中国发明的火药创作作品,是近几年在国际艺坛上最受瞩目的中国人之一,他的艺术创作对西方艺术界产生了巨大冲击力,西方媒体称之为“蔡国强旋风”。


 

   蔡国强1957年出生于中国福建省泉州市,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1986年至1995年旅居日本, 80年代中期开始使用中国发明的火药创作作品,是近几年在国际艺坛上最受瞩目的中国人之一,他的艺术创作对西方艺术界产生了巨大冲击力,西方媒体称之为“蔡国强旋风”。

   蔡国强1994年参加广岛市当代美术馆举办的《亚洲之创造力》展览,以《地球也有黑洞》为题,在广岛市中央公园制作了大规模的爆破计划,使用900米长的导火线和火药弹,点爆了漂浮于空中的大气球上的装置,获得了日本文化大奖——“广岛奖”,成为该奖1989年设立以来第一个获奖的中国艺术家。1995年移居纽约,更为活跃于世界各地,除了使用火药,还将中国传统文化之中药,风水等引入作品,例如以《文化大混浴》为题的观众参与型作品,是邀请观众一起入浴而共同完成的。他在1999年荣获威尼斯双年展的金狮奖,成为中国文化界在国际上第一位获得这一奖项的艺术家,该奖也是中国艺术在国际大展中获得的最高奖项。近年来,他成功地将火药用在艺术创作上,更是让人刮目相看,为中国艺术创作走向世界走出了一条独特的道路。其代表作有雄心勃勃的“万里长城”延长1万米的计划,上海APEC的大型景观焰火表演,“9·11”恐怖袭击之后的代表正义正气的《移动彩虹和光轮》,最近在美国首都举行的中国文化节上创作的象征着中国文化和力量的《龙卷风》等大型爆炸艺术设计等。目前担任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开闭幕式的核心创意成员及视觉特效艺术总设计。蔡国强以其独特的中国宇宙观及哲学根底,探求人类普遍的共通问题,作为一名以不同于西欧的亚洲视点发言的现代艺术家倍受瞩目。

  2008年奥运会期间,蔡国强回顾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这是他第一次在国内举办个人大型展览。

  全球巡展蔡国强回顾展第三站已经于3月16日在西班牙北部城市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美术馆开幕,展览将于3月17日至9月6日向公众开放。回顾展包括其上世纪80年代开始利用火药创作至今的50多组(件)作品。

  1957年生于中国福建泉州

  1985年获上海戏剧学院舞台设计学士学位

  目前在美国纽约居住和工作

  个展

  蔡国强:回顾展 纽约古根汉姆博物馆 2008年2月-5月

  1990年1988-1989作品展,日本大阪

  1993年“延伸长城一万米计划”,中国嘉峪关

  1996年“蘑菇云笼罩的世纪——20世纪计划”,美国盐湖城内华达核试验基地和纽约

  1997年“文化混浴——20世纪计划”,美国纽约

  1998年“不破不立——爆破台湾美术馆”,中国台湾台中

  1999年“我是千年虫”,奥地利维也纳

  群展

  1985年上海福建青年艺术家联展,中国福州

  1990年第七届日本Ushimado(英译)国际艺术节,日本冈山

  1995年“跨越文化——第四十六届威尼斯双年展”,意大利威尼斯

     “今日日本的艺术1985-1995年”,日本东京

     第一届约翰内斯堡双年展,南非约翰内斯堡

  1996年第二届亚大地区当代艺术三年展,澳大利亚布里斯班

  1997年“将来,过去,现在——第四十七届成尼斯双年展”,意大利威尼斯

  1998年“欲望的场域——台北双年展”,中国台湾

  1999年第四十八届威尼斯双年展,意大利威尼斯

90年代以后,蔡国强的创作进入了高峰期。他的作品数量之多,规模之大,很少有艺术家能够与之相比。然而,蔡氏的主要成就还在于他在90年代艺术的背景下提出的一条独特的思路:深入东西方文化的对话。这对于开拓当代艺术的观念,具有极其重要的启发意义。

  玩火以浪漫之名

  最近国际知名的旅美中国艺术家蔡国强在纽约推出他的新作,这个由焰火组成的辉煌作品点亮了纽约中央公园的夜空,是“9·11”事件两周年后对这座城市及其命运的祝福

  为了配合庆祝纽约中央公园成立150年并纪念“9·11”事件两周年,2003年9月15日,蔡国强在纽约中央公园实施的作品表达了他对这座城市及其命运的祝福。

  献给纽约的焰火

  该作品以三个阶段呈现。首先由600英尺高、30英尺宽火炷构成的“烽火台”拉开序幕。5个“烽火台”从中央公园的南边向北移动,每根火炷持续25秒,并以每5秒的间隔一一接连出现,火炷通过的5个地点将会有5秒之久全部清晰可见。总长共45秒,这些火炷带着从远古捎来的音信。

  第二阶段“光轮”是此作品的重心,3个直径350英尺、由火和光形成的光圈先在空中水平呈现,第4个也是最后一个直径长达1000英尺的光圈则在水库上方垂直出现,分3次出现不同的光轮,从最开始的追逐,进入第二部分的扩展,再到最后的闪光。每个焰火弹都嵌入一个电脑芯片,以控制艺术家设计爆炸的准确时间和位置。作品呈现总长共77秒,它不仅是更新、永恒、祈福、完美与圆满的象征,如[font id=Mark style="COLOR: #ee6600; BACKGROUND-COLOR: yellow"]蔡国强[/font]自己所说,也是“戴在曼哈顿胸前的护身符”。

  最后,作品以上百个信号弹射向空中作为尾声,缓缓飘降的“天灯”将整个中央公园照亮,形成长达120秒的“白夜”。公园在光亮包裹下,呈现出美妙奇特的景象,夜里永远黑暗的中央公园将会在这短崭的时刻中骤然点亮,就像是在曼哈顿空中拍摄的胶卷底片一样。“光轮”表现了场地与其历史的关联,同时也是对这座城市命运的祝福。

  马可·波罗的信使

  1995年,在威尼斯双年展开幕当天,蔡国强驾驶着一条从他的家乡泉州起航的中国渔船驶进了爱尔兰大运河。在整个展览期间,渔船一直停泊在威尼斯。这件作品还包括一个装有中草药的自动贩卖机。

  蔡国强把他的作品命名为《把马可·波罗所遗忘的东西带回威尼斯》。这件作品的灵感来自于马可·波罗从泉州返回威尼斯这一历史事件。泉州是蔡国强的老家,所以这件作品也是对这一事件的纪念。在当代艺术日益尖锐的情况下,这件诗意浓浓的作品出现在著名的双年展上,显得浪漫又引人注目,蔡国强也从此开启了他耀眼星途。

  火药的狂欢

  1993年,旅居日本的蔡国强回到中国,在嘉峪关实施了他的爆炸作品《为长城延长一万米——为外星人所作的计划》。在长城的终止处,炸药的爆炸点向沙漠延伸,并与旁边的铁轨平行。在他点燃引线的时候,滚滚的火光冲天而起,和疾驶而来的火车并行向前推进——从1989年开始,蔡国强推出了他的《与外星人对话》的系列。这是一系列的大型爆炸计划,其目的是为了向宇宙发出信号,寻找地球和外星球之间的对话。

  他的这些作品常常规模巨大,动辄上万平方米,或延伸十几公里;在制作时也经常动用上百人为计划工作。但是,这些作品不是为站在地球上看的,而是为站在宇宙上看地球而做的。

  2001年,蔡国强为上海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策划的多媒体大型景观艺术焰火晚会,首创我国政府把官方外交活动与当代艺术相结合的先例。

  收租院的官司

  1999年6月,蔡国强受策划人史泽曼邀请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展出观念艺术计划《威尼斯收租院》,自中国请来9位雕塑家现场制作中国文革时期最具代表性的群雕《收租院》,并获得双年展最高奖项“金狮奖”。

  消息传来后,当年参与雕塑《收租院》创作的作者们反应强烈,认为《威尼斯收租院》严重侵犯了他们的著作权。为此,2000年5月25日重庆市委宣传部和四川美术学院联合召开《收租院》著作权问题新闻发布会,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罗中立宣布:开始着手起诉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组委会、展览主持人塞曼及获奖者蔡国强。

  然而,对于此事,法律界不仅看法不一,而且在提起诉讼的实施程序上也遇到困难。艺术界也就蔡国强的《威尼斯收租院》展开争论,有人称赞其为后现代主义的杰作,有人则称其为贩卖“文革”艺术的后殖民主义。

  对此,本届双年展策划人哈洛德·史泽曼在接受台湾《CANS艺术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这件作品当然没有侵犯著作权,不然安迪·沃霍尔以及许多其他艺术家也都侵犯了著作权。蔡的作品并非是《收租院》的复制品,而是雕塑性价值的一个重新诠释,其中没有任何商业利益。自1972年以来我一直想展《收租院》,事实上,《收租院》的原作者之一也参与了威尼斯的作品制作。截至目前,除了蔡国强通知了我这事以外,没有任何人和我联系。一般说来,著作权在现代艺术中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蔡国强并没有违反著作权法,因为他展示的是一件进行中的创作,而非这件伟大作品的复制品,何况这些雕塑人像也不是要出售的,而是在展览期间就逐渐销毁。”

  旅法艺术策划人费大为对蔡国强的艺术作出如下解释:蔡国强在表达上是杂乱无章的、没有内在逻辑的、不断扩大范围的。同时,他的作品也常常是多义的和多重方法的。他时而用诗和故事,时而用一个抒情的感觉,时而用一句笑话去构成作品。他运用观念,但他做的却不是观念艺术。他运用方法的多样和杂乱来探索世界深层的混乱,在混乱的背后去寻找有机的整体的宇宙观。在这里,任何世界的交流是自由的、轻松的、诙谐的。传统的形式虽然变成了碎片,但是我们透过碎片仍然能够感觉到人对宇宙整体的追求,因此他更像是一个富有诗意的,不拘形式的浪漫主义者。

  从2008年2月22号开始到5月28号,古根海姆博物馆将正式展出蔡国强的"我想信"I want to believe 个人回顾展,展现从蔡国强的火药草图,爆炸设计化,装置以及社会活动四个媒介,通过从世界各地公家或私人收藏遴选的八十年代以为八十多件个人作品,体现他对当代国际艺术在形式和观念上的贡献。此次,策展人撤掉了包括毕加索在内所有名家作品,将全馆空间用来为蔡国强办展,这也是美国美术馆迄今规模最大的华裔艺术家个人展。在纽约揭幕之后,展出还要巡回到北京等地。在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蔡国强回顾展将作为文化奥运项目的一部分,在中国美术馆展出。2009年在比尔堡古根海姆博物馆展出。

北京时间8月8日晚20:00,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在国家体育场隆重举行。

  孙正平:在震撼的声响中,由烟火组成的脚步,穿过天安门广场,直奔着鸟巢而来。

  周涛:这意味着中国追求奥运之梦在一步一步地实现。

  孙正平:七年前,把申报奥运会的报告交给奥组委的时候,中轴路三个鲜明的地标,不仅体现北京的奥运三大理念,更是连接一个城市的昨天和今天。

  2008奥运会

  焰火《历史足迹》开始燃放29个巨大焰火脚印走向“鸟巢”。

  熊熊火焰,照耀苍穹。“酷”——这是张艺谋之前给开幕式惟一的定义。他没有食言,依靠蔡国强整场演出的烟花“护驾”,这场开幕式盛宴在视听和剧情上获得巅峰荣耀

  用中国发明的焰火,组成29个脚印,象征29届奥运会走向中国,走向北京。而线路选择北京的中轴线,相当于穿越了中国古老的历史。从皇城到鸟巢,从历史到现代,这29个焰火组成的脚印,想象力倒是其次,关键是,它足够震撼,占据了现实的空间和历史的空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燃放焰火,像巨大的脚步沿着北京的中轴线,从永定门到国家体育场,26个燃放点依次燃放。每个燃放点的燃放时间不超过10秒,总计燃放时间1分钟。

  在主体育场“鸟巢”释放的烟花总量大概在15000发左右,全部阵地燃放烟火总数达到33866发。市民可在电视机前欣赏整体燃放效果,在四环边也可观看到焰火。

  牛,只有这个脚印就足够牛了!至少,我们的想象力没有输给雅典。

稿件来源:艺术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