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翟帅!”香港永宝斋斋主——翟健民


【永宝斋】翟健民是大华人圈最活跃的古董商之一。16岁出道,从学徒做起,一步一脚印的建立【永宝斋】这块金字招牌。翟健民古董生涯有二位重要人士,一位是师傅黄应豪Ying-Ho Wong、一是夫人刘惠芳Priscilla Lau。 黄师傅带他入行时,只有16岁,第二年(1974)父亲过世,黄师傅就像他的义父,凡遇重要事都向他请教;夫人刘惠芳,出生于香港古董世家,除是贤内

一九七三年正式投身中国古玩工艺品行业,成为专业买家。多年获委任为香港艺术品商会“古玩鉴定委员会”会员之一。一九八八年在香港成立永宝斋。一九九九至二OOO年间,应北京大学邀请为“中国出口制品”作客席讲师。过去三十年间定期参与在欧美及亚洲各地举行之古玩拍卖及展览,从而得到最新趋势和估价的资料。过往二十多年间积极参与在纽约、伦敦和香港举行的国际级拍卖会。二OO二年十月筹办香港艺术品商会的“荷李活道古玩节”。二OO二年下半年出任由香港旅游局举办的古董鉴赏课程的演讲嘉宾。
【永宝斋】翟健民是大华人圈最活跃的古董商之一。16岁出道,从学徒做起,一步一脚印的建立【永宝斋】这块金字招牌。翟健民古董生涯有二位重要人士,一位是师傅黄应豪Ying-Ho Wong、一是夫人刘惠芳Priscilla Lau。 黄师傅带他入行时,只有16岁,第二年(1974)父亲过世,黄师傅就像他的义父,凡遇重要事都向他请教;夫人刘惠芳,出生于香港古董世家,除是贤内助外,也是事业伙伴,曾留学法国的她对【永宝斋】开拓欧美生意有很大帮助

福成行黄应豪义父师徒之情

翟健民成长于香港,祖籍山东,出生于澳门,父亲在澳门时经营抽纱(台布)生意,颇有名气,因经济较为宽松,自幼便知父亲喜欢收藏古玩,尤其瓷器。澳门动乱,许多人都迁往香港或海外,他们一家人则到了香港。到香港后,父亲遭人诈骗、生意从此一落千丈,家族慢慢没落,父亲在他12岁那年开始生病,家里缺钱时,只见父亲一件件瓷器拿出来卖,那时,翟健民便知道这些瓷器是可以换钱的。家中,他排行老四,上面有三个姐姐,还有一个弟弟,由于是长子的关系,15岁那年,家里实在很困难,他便开始外出打工,一天二份工作,端盘子、打杂工,什么都做,渐渐肩负起家里生计支撑整个家庭。
初踏入社会,翟健民只是一位打工仔,与古董这行无关,但在远东大厦做事时与原在【天宝阁】担任经理的黄应豪师傅认识,黄师傅后来开了【福成行Fook Shing Arts Company】找他帮忙,才进了这行,那年是1973年。黄应豪【福成行】店不大,在香港属中上行家,窑、铜、竹、木、石、画各式古董文玩都做,但瓷器最为专门。初入行,虽然知道自己做的是古董,但还是懵懵懂懂,康雍乾瓷器和民国瓷都分不清楚,直到第二年,才慢慢进入状况。尤其1976年跟黄师傅到英国伦敦,参观几个大博物馆及接触到许多英国行家和拍卖公司后,才对古董文物有更深的认识、茅塞顿开。伦敦行是古董怪杰李艾琛领去的,还有香港青花大王钟先生同行,总共四个人。他们走访许多博物馆,对博物馆收藏有初步的认识,这对面向欧美市场的香港古董商很重要。过去,香港一直扮演中国大陆与西方市场的转运的角色,古董生意也是一样,中国大陆文物艺术品的出口多透过香港,以致到中国大陆看货、补货则成了香港古董商重要的工作。那段时间翟健民经常前往北京、上海、天津的进出口公司,补货的过程中,因到过伦敦考察、了解西方市场的需求,买的货也销的快、价钱好 。
90年代生意,主要以欧美日为主,做的大部分是老窑,因此常跑澳门,当然, 欧美也是家常便饭,尤其,近几年中国大陆买家崛起,翟健民一举一动更受瞩目。理个小平头的他,为人四海、讲义气,与新崛起的中国大陆买家建立相当的友谊,成为大陆买家进军国际拍卖场上的代言人。例如1999年6月15日伦敦佳士 得以331,500英镑卖出一件清乾隆 〈大型粉彩山水透雕转心瓶A Very Rare Massive Carved Famille Rose Revolving Vase Qianlong Four-Character Seal Mark and of The Period〉便是他举牌买下的。除此,香港几件重要瓷器也是他与大陆收藏家的杰作,近日最受注目的无非与罗伯张妹妹张永珍女士争夺2002年5月7日香港苏富比一件清雍正〈粉彩蟠桃福寿纹橄榄瓶〉,最后该瓶虽然以3,700万港元落槌价被张永珍女士买去,但翟健民与他客人的胆识与眼光也博得古董圈的肯定。不过,这些都是为人作嫁的事,谈到翟健民的收藏,他说是“卖花姑娘插竹叶”,目前只有龙泉窑的收藏是较有系统。他说,20年前,无意间以1000港元买到一件与青花同样漂亮的元代龙泉,因不太受收藏家青睐,以致“卖花姑娘插竹叶”的事从此发生了,且竹叶愈来愈多,最后龙泉窑好的也有60几件,已成了一个系统。翟健民笑着说,竹叶,如果好好收集、仔细装扮、打理,最后也能成为一种特色,目前国外博物馆正有意展出这批龙泉瓷器。
虽然翟健民的【永宝斋】名气不下于师傅的【福成行】,但他对黄应豪还是以师傅相称。1990年黄师傅移民加拿大,因移民日子太无聊,1992年他又回到香港摩罗街开了店,但已是玩票性质、半退休状态了。黄师傅经常到翟健民的店里来,每到拍卖预展也可看到师徒二人,还有夫人刘惠芳在会场上专心研究拍品,师徒情深让许多古董圈敬重不已。翟健民说,黄应豪除是我的师傅、也像义父。曾经,有一回肚子痛,自己强忍着不愿上医院,最后,还是黄师傅来家里背着我到医院去,经医生诊断是胆结石,如果再晚一天,命可能就不保了。翟健民回忆,1978年他和师傅胆子很大,身上带着3万英镑前往中东找中国瓷器,从阿曼前往耶路撒冷的路途中差点被司机打劫,因保持警觉并和司机说到中国人都像李小龙一样个个都有功夫,司机才没敢动手,但车开了六小时后,前途茫茫,充满危险唯有转回头,没有到目的地。
90年代初,翟健民自认对瓷器鉴定已相当有把握,信心达到巅峰,认为做伪瓷器逃不过他的眼睛,但1991年,他差点因为太过自信跌在一件作伪明永乐青花上,还好师傅适时出现才化解了这个错误。事情的发生,是在香港上环的一个小酒店,有人拿一件明永乐给翟健民看,菱口边、釉色、画工都对,可是当时翟健民唯独觉得底足有些疑问,当然,再加上一个“贪”字,可以算是一件开门见山的东西。对方开价160万港元,最后双方以130万港元谈成,当时是下午1点。但翟健民要求东西先拿走,3点再准时付款。拿了东西,便回自己的店,途经师傅的店本想一起分享这个战果,但刚好他不在,翟健民心里想,师傅没有福气欣赏到这件瓷器。1点45分,电话响了,师傅来电说:“民仔,有什么事?”。我告诉他,我买了件瓷器。他说,你等我,10分钟后到。之后,师傅把这个盘子把玩了许久,发觉盘的厚度有点不对,底足也不好,觉得不是很踏实,要翟健民小心点。稍后,这个盘子也给了一位明永宣大行家看,这位大行家向他出价170万港元,试想,两个小时转手便可赚40万港元,有很高的利润,可是师傅怀疑、专家又说对,且愿意拿钱来买,他到底要相信谁?基于做人的风格,不是自己认为百分之百正确的货不能卖,最后,翟健民做了保守的决定,在2点45分时,把这件瓷器还给了卖主。事情过后,有一回在台北私人收藏家中,又看到一件相似的盘子,这才肯定当初没买是正确的。这件事给翟健民“不能太自信、不能自欺、不能贪”的启发。
刘惠芳专攻文房、鎏金佛、缂丝、竹木、玉器等 翟健民 1981年与太太刘惠芳Priscilla Lau结婚,刘惠芳在上海出生,香港长大。跑欧洲如果没有太太的帮忙,翟健民欧美生意进展就不会那么顺利。结婚后,夫妻俩人自己出来做古董生意。翟健民太太家族也是做古董生意,父亲刘福顺是70年代香港行家,哥哥就是在荷李活道专做鎏金佛生意的【东宝斋】刘惠汉。初始,夫妇二人没有本钱,租不起店面,只在家里做,直到1988年,才在荷李活道开了自己的店--【永宝斋】。店名是刘惠芳取的,希望每个顾客到店里买的永远是宝贝。
中国古董圈几乎是男人的世界,很少见到女古董商纵横在这个圈子,但翟健民和刘惠芳夫妇是难得的夫妻档。事实上,【永宝斋】文房类竹、木、牙雕、鎏金佛、玉器、缂丝、刺绣这块生意,几乎都是刘惠芳在做。例如,1999年11月16日伦敦佳士得拍卖一件清乾隆款〈鎏金双连瓶A Very Fine and Rara Archaistic Gilt-Splashed Bronze Double Vase〉以80,700英镑成交;2001年10月29日香港佳士得一件大明永乐〈鎏金观音菩萨半跏像A Highly Important and Exceptionally Large Gilt-Bronze Figure of Avalokitesvara〉以5,545,000港元成交;2001年10月29日一件明末/清初〈镶嵌宝石鎏金瑞兽镇纸A Fine and Rare Hardstone Inlaid Bronze Buddhist Lion〉以411,250港元成交,都是由刘惠芳拍得的。从【永宝斋】拍卖场购得的拍品可看出,刘惠芳和翟健民经营的多是御用文房器,然而,明清两代文人的文房器亦不少,就如翟健民私下展示了所收藏的民窑瓷器文房小件,不过,这些文房瓷器市价不高,只能说是好雅致收藏品,对此,翟健民表示,他对客人的态度是“不藏、不收、不隐.”,好东西不能不给,要先介绍给收藏家,翟健民又好笑自己是“卖花姑娘插竹叶”,意谓好花都是拿来卖的,卖花姑娘头上只能插客人不要的竹叶了。

赴北京大学考古系旁听

一生无法循教育系统正常学习的翟健民,终于在1999年有机会进入北京大学考古系跟随权奎山教授上课。每星期都从香港飞到北京上课二天,虽然每每要将手中忙碌的事情暂时放下,但是对于翟健民来讲,这无价的恩典是值得珍惜的,因为通过这样的学习过程,能弥补他对骨董文物鉴定学术的不足,例如,过去大家对于磁州窑的背景其实所知甚少,但是自从到过河北省邯郸市看过观台窑址之后,满山遍地的窑具和瓷片,更能深入地体会观台窑当时的烧造工艺和盛况,是名副其实的正宗磁州窑产品,其它则算是磁州窑系,考古系对观台窑址的发堀报告,提供解决了传统鉴定中与考古地层学结合的科学依据,更能精确地判断传世磁州窑器物早、中、晚年代,属于观台窑产品还是其它窑口的产品,这无疑是传统鉴定家学术学习的好处,使传统鉴定更为科学,因此北大的学习就算再辛苦,翟健民还是会坚持下去。

骨董这行是否真的没得做了

这几年,香港经济环境不好,藏家心情也不好,骨董这行市道更不好。许多骨董店纷纷抱怨骨董这行做不下去了。这句话,翟健民在70年代初刚入行时,也常听骨董商们抱怨,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这行还是继续发展下来,拍卖公司的拍卖,也是一场场进行,甚至专案更多,金额愈大,骨董这行似乎是愈来愈蓬勃了。
翟健民认为,现在生意难做,主要是买家都要好东西,但好东西难找啊!骨董商如果二天,二个星期,买不到好东西,就会说出“骨董这行没得做了”他对骨董这行看法比较乐观,虽然今天不好,但还有明天啊!如果明天出现一件好东西,而且价钱又便宜,不是乐翻了吗?那时,心态上就觉得骨董是一门好生意。这30年,骨董圈的酸、甜、苦、辣,他都经历了;有多少碰钉子的事,风风雨雨,不都得要一步步爬起来。最后,翟健民理解出一个“今天赚不到,明天还有机会”的经营心态,或许是这种心态,才让他能一直经营骨董到现今。

稿件来源:百度百科